0571-88834601

详细内容

杭天信所何長明等7名律師針對夫妻共債立法問題聯名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提出立法建議

日前,《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次審議稿)》在網上公布,并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杭天信所何長明等7名律師針對草案中關于夫妻共債的立法問題聯名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提出立法建議,相關文章被中國法律網刊載。

法治能力是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核心指標

立法、修法的宗旨是為了保持法律體系的先進性,有利于更好地發揮法律規范的指引作用,方便各民商事主體根據法律指引,做出有利于自身和社會的民事法律行為。

此次《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修改,是建設法治中國的關鍵且重要的一部分,更應當站在有助于提高國家治理能力的高度來全盤考慮。首先,必須在高度重視的前提下盡量把工作做扎實,“草案”的修改“宜細不宜粗”,不能“牛欄關貓”;應該盡量減少理解爭議的空間。其次,所有法律條文的擬定都必須從實際出發,不能與當前的司法實踐脫節。最后,為了實現先進性、全局性、預先規范性,應對原有的法律法條、司法解釋采取去劣存優,吸收先進性、摒棄落后性的方法加以利用。同時,要有改革性、開創性的法律制度創新內容體現。

 

當前“夫妻共債”立法存在明顯的落后性和局限性

2019年10月21日-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4次會議召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迎來三審。其中,“夫妻共債”問題仍是焦點之一。分組審議時,曹建明副委員長也明確表示,“建議進一步斟酌完善夫妻共同財產制度”。

日前,《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次審議稿)》在網上公布,從其有關“夫妻共債”部分的內容來看,依然有著諸多值得商榷之處。草案第八百四十條載明:“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現在看來,這部分內容依然存在著極大的局限性和落后性,也與公司法、合同法、擔保法等法律存在極大矛盾和沖突,應該作重大修改。

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中第三條:“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債權人以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為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的內容被該草案條款照搬保留,這種照搬條款的形式雖吸收了原來司法解釋中相應的先進性和全局性,但也保留了原來司法解釋中所固有的局限性和落后性。

 

對《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次審議稿》的修改建議

基于日前公布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次審議稿》的具體內容,結合本人多年來律師執業的實踐和思考,筆者建議對審議稿中關于“夫妻共同財產責任”的相關條款做出以下七點修改:

一、徹底摒棄共同生產經營的共債推定和事后追認的共債認定。

二、對一方因夫妻日常生活單方所舉共同負債做出數額限定。

三、借鑒合伙企業法中有限合伙人制度的優點,創立夫妻共同債務有限責任模式。即夫妻一方可以對夫妻共同債務承擔共同財產范圍內的有限責任,以區別于夫妻共同債務的無限責任。夫妻共同債務無限責任需書面明確約定,僅簽字但未明確約定承擔無限責任的,以夫妻共同財產為限承擔有限責任。夫妻雙方或一方根據民法典第839、840、841條規定,與債權人約定對無限責任或有限責任的財產范圍作出限制的,從其約定。

四、創立夫妻共同財產制度下,夫妻一方對另一方清償個人債務時的法定配合分割夫妻共同財產責任制度。

五、規定疾病治療、緊急救助需要、法定撫養、贍養需要導致的單方舉債債務為共同債務。

六、明確侵權受害人的追償權優于夫妻財產分割權。

七、明確刑事財產懲罰責任屬于個人債務。

 

具體修改建議及理由

《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次審議稿》第八百四十條之一:“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建議將其修改為:“夫妻雙方共同簽字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數額較小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夫妻一方為自己或另一方或雙方子女、父母患重大疾病或受到意外傷害時為救治需要所負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

修改理由:

(1)明確劃分夫妻共同債務與個人債務的界限,對于數額較大的交易行為要求夫妻雙方簽字認可,其債務才能形成為共同債務。意義在于有利于社會生活中以及司法實踐中對夫妻債務責任的劃分,并且避免夫妻一方因另一方惡意負債而承受無限連帶責任。

(2)不應將夫妻一方事后追認也作為共同意思表示的一種形式。司法實踐中,這類情形非常復雜。的確存在因一方故意逃避債務而與夫妻雙方共同財產進行切割的現象。但如果僅從形式上只要一方簽字就認定是共同債務,也容易發生將復雜問題簡單化處理的情形。“如在實踐中,也常有夫妻一方自己個人或自己個人舉辦的企業舉債,最后故意或被迫把債務推到另一方的情形。同時還存在強迫另一方追認的情形。如一方因個人債務被采取強制措施或準備強制執行,有關機關或債權人要求其配偶追認為共同債務,并明示暗示不簽字有更嚴重后果。其配偶為自己或雙方免于強制措施或強制執行等后果,事后違心被迫簽字追認。”

而這種事后追認最后導致夫妻另一方也要承擔無限責任,哪怕婚姻關系終止或被撤銷或被宣告無效。這是違背債務設定時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的。現實中導致成千上萬個人因此在夫妻關系終止后一直成為失信人、生活極端困難。

夫妻之間因自愿因素在事后愿意承擔共同還款責任的,可以根據“債的加入”和“債的承擔”相關原則來處理和善后,不需要婚姻家庭編做特別規定。

對于執行過程中夫妻另一方不予配合導致的執行難問題,建議本次立法設立夫妻另一方承擔配合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責任來解決,詳見第八百四十條之二、三。

(3)有利于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規范債權人在設定債權時的行為,更有利于保護善意債權人的利益,杜絕惡意債權人或者重大過失債權人轉移其債權風險給夫妻另一方。

(4)夫妻之間、父母對子女均有法定救助義務,而夫妻對雙方父母則有法定贍養義務,為治療疾病或處理緊急狀況應容許一方為救治自己或另一方或父母子女所負債務為共同債務,無論數額大小。

(5)“共同生產經營”概念太寬泛,因為生產經營的模式多樣,包含但不限于個體經營戶、獨資企業、個人合伙、有限合伙、無限合伙、有限責任公司、炒股、炒房等。對于“生產經營”導致的負債更應規范債權人行為,否則極容易與《公司法》等企業法律規范的立法目的和立法效用相沖突。最重要的是,這會無限擴大推定夫妻共同債務的范圍,給惡意債權人或者重大過失債權人轉移其債權風險給夫妻另一方創造機會,也會增加法院裁判難度,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極大地破壞家庭為單位的社會結構的穩定性。

 

詳細內容請點擊以下網址:

https://www.5law.cn/gongjianfasi/news/201911/2019111813326478.shtml?from=timeline


炒股的软件